快捷搜索:

最隆重的奖品

“不过你不会心甘情愿当奴隶,我就让你被逼着当奴隶,而且是常常换主人的公用奴隶,怎么样?”见冷月别过头,亚素娜仰起身,不再挑逗冷月,声音非常温柔,但说出的话语却歹毒无比,虽然是商量的话语,但语气却非常肯定。“美女,那第一任主人会不会就是你呢?”冷月笑嘻嘻的问,从踏进这地下城起,他就知道躲不过成为奴隶的下场。不过,奴隶也是会翻身的,等翻身之后,那这些奴隶主就得统统完蛋。冷月清楚的明白,这些血龙灵干不掉自己,想籍着侮辱让自己受不了,然后再钻空隙干掉他,他现在越是气愤,这些血龙灵就会更高兴,为了不让血龙灵的阴谋得逞,冷月只好勉强装着笑哈哈了。见冷月似乎不太在乎,亚素娜回答道:“抱歉,我不准备参加血龙灵武斗大会,而你的第一任主人,就是第一任武斗比赛的冠军。”亚素娜说到这里,眼睛瞥见冷月一听血龙灵武斗比赛而露出的兴奋神情,顿了一下说道:“武斗比赛,只能以人类形态参加,人类形态,是没有血能的,所以,乖乖,你想吸取血能是不可能的。”当听到血龙灵武斗比赛之时,冷月的双眼立刻发亮,血龙灵最大的能量是血能,既然比赛,那一定会用上血能,只要他们用上血能,那自己就能够吸取血能变身了,变成恶血魔灵只要能够维持一分钟,那冷月相信自己就能够不断地吸取血龙灵的血液来维持住变身,到那到时候,一切都圆满了。可惜的是,亚素娜仿佛猜到冷月想什么般,居然直接点破了他的计划。看到冷月明显失望的神情,亚素娜兴奋的笑了。“亚素娜,别玩了,让人将他带下去整理一下,最隆重的奖品,至少也得洗刷得干干净净,不然怎么展示给参赛者看,怎么能够让他们兴奋,另外再通知下去,每三个月比赛一次,第一名可以当恶血魔灵三个月的主人。”血龙灵女王悠闲的坐在椅子上说道,这些话故意说给冷月听的,目的是为了打击冷月,他冷月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奖品,只是她们玩乐的玩具而已。亚素娜一招手,一道红光朝外面射去,一会之后就有两个女血龙灵受到召唤而走进来,之后亚素娜吩咐她们将冷月带出去好好整理整理。三天之后,第一届全血龙灵武斗比赛正式开幕,听说这次的奖品为一个倒霉的恶血魔灵,胜利者可以拥有恶血魔灵三个月时间。至于恶血魔灵是什么价值,大家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血龙灵女王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宣布,谁能够在任恶血魔灵主人其间,从恶血魔灵手口中获得其修炼功法,则血龙灵女王封其为血龙灵族最高荣誉的血圣者,血圣者永久佩有血圣徽章,那是血龙灵族的至宝,对血龙灵族的修炼可谓是非常有益。比赛的地点,位于石砌小城堡大门外广阔的地下平原上。在小城堡的城墙边,用岩石砌成一个长五十米,宽四十米的赛台,赛台靠着城墙的边缘摆放着几张椅子,除此之外便无一物,而赛台外,除了城堡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比赛并不按照回合制,谁如果上去,就要坚持打下去,直到打败所有挑战者或被新的挑战者打败为止。胜负的规定为三个:一是挑战者自动认输;二是挑战者被打下赛台;三是将挑战者打倒在地,让他无力爬起来战斗为止。另比赛并不允许闹出人命,谁若闹出人命,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罚,恶意杀人者尝命;不小心干掉别人者,视战斗情况于以处罚,被杀者恶意挑战,那杀人者失去比赛资格,并无另外处罚;若为别的情况,挑战者除了失去比赛资格外,永久驱逐出地下城。地下城并没有日夜之分,但却有着时间观念,时间计算的和地球差不多,以小城堡宫殿中心那个巨大的钟楼上的时钟为计算标准,一天同样分为二十四小时。因为地下龙城无论何时都闪亮着各色荧光,所以并没有昼夜之分,血龙灵一族绝大部份都是以一点至十八点为劳作或玩闹时间,十九点至二十四点为休息睡觉时间。第一届武斗大会定在三点开始,但两点不到,赛台之外就围满了血龙灵和各种生物,她们除了为一睹那个倒霉的恶血魔灵的风采之外,也有些是为了前来争夺恶血魔灵的归属,另外还有些是赶来为自己的朋友加油或前来凑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热闹盛典。总之,三点不到,小城堡外已经围成人山怪海,放眼几乎望不到边,初步估计,各种生命体,包括人类、思灵、血龙灵等等,足足有几十万,甚至天空中还飘着一个有着甲虫薄膜硬翅的甲灵族。当城堡中央的钟楼指针快指到三点的时候,在血龙灵女王和亚素娜的带领下,两个女血龙灵牵着已经穿上一件丝绸短袍的冷月来到赛台上。到达赛台之后,血龙灵女王和亚素娜各自坐下,而冷月,则被两个女血龙灵同时蹿了一脚,狠狠的摔在城堡的石砌城墙上动弹不得。这三天,冷月基本上知道,这些女血龙灵护卫,都是从小就开始被血龙灵女王训练成只会做、不会乱说、绝对忠心、没有多大自我意识的怪物,恐怕在她们心中,血龙灵女王的一根寒毛就比她们高贵许多。又因为她们训练的时候都是两人一组,所以默契好得比双胞胎都要强。有时候冷月甚至怀疑,她们是不是练成了传说中的心电感应,要不然怎么打他的时候,无论角度、力度都是那么相同。自看到血龙灵女王出现之后,赛场上的观众沸腾了,忠心拥戴她们女王的血龙灵们高声呼唤着她们的女王,不是很拥戴女王的血龙灵则开始交头接耳,有的男性血龙灵甚至开始低声谩骂他们的女王为婊子,虽然声音低微,但以冷月的耳力却听得清清楚楚,同时也令冷月改变了主意,改天允诺男性血龙灵,或许他们会被重奖诱惑也说不定。而其他种族的家伙,除了少数强大的家伙外,其余几乎都是和冷月一样,一直处于奴隶的地位,看到血龙灵女王之后,虽然未有怎么激情表现,但眼睛中却有着毫不掩饰的愤恨神色。庄严的坐到座位上之后,血龙灵女王摇手示意赛台下狂叫得像条疯狗般的血龙灵,然后高声说道:“大家静一静……恩,很好,今次是我们血龙灵族举行的第一次武斗比赛,想必比赛的规则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我们别的不说,就说说作为比赛奖品的这个恶血魔灵吧。”血龙灵女王说到这里,用手指着冷月继续说道:“这个就是恶血魔灵,是我妹妹亚素娜在大陆上玩的时候捉来的,大概是因为他和某个仙人争斗失败,因此被一件仙甲禁锢了本体,变成一个普通的人类,现在他根本就没有血能,因此,我们不必害怕他,为了撮撮他的高傲,所以我和我妹妹决定将他当成我族勇士们的奖品,以后比赛每三个月举行一次,ag真人在线网投胜利者可以当三个月恶血魔灵的主人。”说到这里, ag真人网投平台血龙灵女王抬头看看巨大的钟, 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见指针已经指向三点, ag真人线上视讯游戏平台于是宣布道:“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现在宣布,比赛正式开始,哪个勇士先上台来?让这个恶血魔灵见见我族勇士的勇猛风采。”以常理来说,这样的比赛,谁第一个上去,那谁的智力完全可以媲美猪。不过,有着血龙灵女王在这里,有些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赢到最后的血龙灵,为了给女王一个勇敢的好印象,以便于以后的发展前途,所以在血龙灵女王话音刚落之时,便腾的一下跳上比赛台,而那些抱着同样想法,但却速度慢了一步的家伙,就只能在台下耷拉着脑袋暗暗自骂自己怎么反应那么慢,当然,与暗暗自骂不一样的,就是一些家伙骂台上的家伙,怎么跳得比猴子还快,是不是内分泌失调导致腿上肌肉爆发力太大。被踢得印在墙上,冷月很有自觉的没有下来。看着这两个跳上台的女血龙灵,冷月暗骂她们是白痴,简直笨到了家。站在冷月的角度,是不可能明白这些女血龙灵的想法的。见两个女血龙灵这么快就跳上赛台,血龙灵女王非常的满意,这说明,她女王在血龙灵的心目中地位还是蛮高的。“开始吧。”血龙灵女王宣布道,声音虽轻,但几乎在场的每个生物都听得清清楚楚。女王喊开始,那还得了,两个女血龙灵瞬间抽出兵器斗在了一起。两女之中,一女使用一把细小长剑,穿着只裹住胸部和臀部的剑士皮甲,长剑连连舞动,挥出一连串绝伦剑影;另一女穿一套紧身皮套装,浑身上下虽然裹得严严实实,但绝佳身材却显得玲珑凸现,纤纤玉手上握着两把匕首,虽然舞得不如前女那般华美犀利,但却是硬找刁钻狠毒的地方刺去,一时间也战得难解难分。两个女的斗在一起,一个穿着暴露,一个虽然不暴露,但却紧身,这样一副景色,如果拿到外界去,相信不管是人类抑或是思灵,都会大声叫好吧。不过在这个明显就是母系氏社会的地下龙城,而且个个都是被美女虐待的男性群中,带来的除了愤怒之外就是绝望,女血龙灵这么强,他们想要自由都难啊。当然,叫好的家伙还是有的,一群同样身为血龙灵的家伙,个个看得非常的起劲,不过血龙灵族男丁非常稀薄,所以叫声大都为女音,而且都是评论剑法的好坏,根本就对女色无动于衷。“哇呀”一声,那个穿紧身衣的女血龙灵敌不过舞剑的女血龙灵,被其一脚蹿下赛台,输得哇哈哈。而那舞剑的女血龙灵虽然赢了,但却累得气喘吁吁,一副用食指一戳就倒的样子,下一场,她是绝输无疑的。不过,她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刚刚精彩的比斗,一定能够让她们的印象在血龙灵女王的眼里提升了不少,以后的前途,应该不错。果然,第二场一个女血龙灵跳上台,几下间便将那个女血龙灵蹿下赛台,很轻松就赢得了比赛。很快的,七、八个小时过去,比赛台上的血龙灵们,综合新闻都是越战越勇,不过,纵然是血龙灵,但毕竟体力有限,有几个武斗水平高绝,但依旧压不过别的血龙灵的轮回消耗战,坚持七八九场之后最终落败。此时的战场上,一个女血龙灵摆着一个很酷架势,手中倒提着一把有着很多刀砍剑刺所留痕迹的长枪,面带冷笑的站在那里,双眼紧盯着赛台下面的血龙灵群。从她上场到现在,已经斗了六个女血龙灵,每个都是被她几枪之间便挑落下赛台,受重伤后被别的血龙灵抬去,手段之狠辣,吓也吓坏下面的观众群。这个家伙的确很强。看到现在的冷月心理嘀咕,如果不用天罗血煞,自己也拿把长枪跟她干,大概再来上几十个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女血龙灵藐视着台下的观众,眼中流露出挑衅和自信的神色,细看之下更是有开心和兴奋的色彩存在。的确,按她的技术、血腥的手段,想想如果没有绝对赢的把握,应该没人会傻得上去和她打,毕竟,任何家伙都不想自找受重伤。足足等了近半个钟头,台下的观众依旧暗自交头接耳,小声嘀咕,没人敢上比赛台。血龙灵女王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她站起身,挥了挥手说道:“再等一刻钟,若再没人上台比赛,恶血魔灵这三个月就归这个血龙灵,她将成为第一任恶血魔灵的主人。”血龙灵女王在说话的同时,特别加重了“第一任”三个字,想以这三字挑动人心,第一任恶血魔灵的主人,想来将来翘了之后,名字也能够名留青史、芳香万古吧。毕竟,血龙灵一族从来都是被高等死灵压着搞的。又过了几分钟,眼看一刻钟时间就将结束,赛台上的女血龙灵嘴角露出微笑,收起了架势,准备受那光荣的受勋,领取那至高的奖品。冷不防远处传来一句喊叫声,“慢点,慢点,我来了,恶血魔灵是属于我的。”“奶奶的,我靠。”憋到现在,冷月终于受不了,仰天大骂起来。刚刚那传来的声音,一听就明显知道是男性的声音,这种时候敢挑战,想来一定有着必胜的信心。男的若赢了比赛,那自己成为他的玩具。冷月想来就一阵恶寒,女的还好说点,毕竟对冷月这种曾经生活在地球二十一世纪的家伙来说,这方面,男人绝对不吃亏。几个起落之间,那个喊出声音的男血龙灵立刻到了比赛台上。冷月看着他的外貌,顿时又是一阵鸡皮疙瘩乱掉。这个男血龙灵,有着一头和冷月相差不多的头发,他的脸,虽然可以称得上非常英俊,但他那细长的眼睛盯着冷月时透露出的贪婪光芒,让冷月一直寒到心里。在贪婪光芒的同时,冷月同样看到了他眼中那收敛着的精光,这种精光,冷月只在凤凰那家伙的眼中见过,不用说,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家伙,大概这次比赛他是赢定了。“血如残阳,这家伙是残血阳?他不是隐居了两百多年未出了吗?”血龙灵女王同样盯着红发男子,声音轻微的对坐在她旁边的亚素娜说道。“应该是他,这种武痴,有着能够探出恶血魔灵修炼功法的机会,缺少了他才会奇怪。”亚素娜同样盯着残血阳,眼中也显露出贪婪神采。这种贪婪,冷月清楚的知道,那是女人想绝对占据男人时才会有的,记得在地球二十一世纪,冷月在读书之时,也曾受过这种目光的盯视。听了亚素娜的话语,冷月心中大呼“还好没衰得过份,这家伙只是看中了自己修炼功法而已,如果真的是武痴,相信以修炼功法交换,那家伙甚至会出卖族人。”冷月清楚的知道,在武痴眼里,高深的修炼功法,比任何物品都珍贵许多。甚至,有些家伙为了高深的修炼功法,就连亲生父母,兄弟姐妹都会出卖。很满意血龙灵女王看到他的震惊,残血阳酷酷的转过身面对着那个拿枪的女血龙灵,轻笑着说道:“美女,知道我是谁,还敢和我打吗?”这语调,居然和冷月落魄时有几分相似。女血龙灵并未答话,毫无规章可言的一枪直接刺向残血阳,眼看她就要成为恶血魔灵的第一任主人,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杀出一个成名三四百年的老怪物,而且这个老怪物还给了她一股不可战胜的感觉,所以,女血龙灵有点气疯了,她准备拼命了。“不自量力。”残血阳嘴角一敛,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反身一个回旋踢向女血龙灵踢去,角度把握得刚刚好,一脚就破开枪的防御圈,将女血龙灵踢飞,然后摔在观众群中。如此一脚,观众们立刻沸腾了,好强大脚力,好精妙的腿法,不愧是成名几百年的人物。此时的观众群中,已经有几个确认出了残血阳的身份,因此“血如残阳,血如残阳”的叫个不停。看着底下大呼自己名号的血龙灵,血残阳高高举起手,做了一个静声的手势,立刻,喧闹的观众群立刻安静下来。“你们谁还要和我争夺恶血魔灵?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如果没有,那恶血魔灵就是我的了,如果十分钟之后若还有人和我抢,那我杀…无…赦。”残血阳邪邪的说道,冰冷无情外加点邪逆的眼光扫过底下的观众,虽然未完全扫过所有血龙灵,但却让所有血龙灵都产生了他的警告自己的错觉,一时间都呆呆的看着残血阳的眼睛。残血阳的话语很明显没把血龙灵女王放在眼里,冷月转过头去看看这个女权至上时代的女王,却惊讶得瞥见血龙灵女王眼里没任何愤怒,仿佛残血阳这么说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观众本就被前面那个女血龙灵吓破了胆,没有血龙灵敢和她打,现在不但是成名已久的残血阳来了,而且更是一招间便打败了如此恐怖的女血龙灵,试问还有谁能有自信上去和残血阳打呢?十分钟很快过去,台下依旧一片鸦雀无声,无血龙灵敢上去。而有些不属于血龙灵的高手,比如飞在上空的那个甲灵高手,有心想试试,但碍于自己没有参赛资格,因此只能看看最后机遇落入谁家,暗自叹息。“哈哈哈哈……”残血阳得意的一阵哈哈大笑,然后走到血龙灵女王身前,很有绅士风度的一躬身,说道:“亲爱的女王,不知道这个恶血魔灵,现在是不是属于我的呢?”“是的,从现在开始,这三个月内,这个恶血魔灵只属于一个血龙灵,但是你不能将他带出血龙城。”听到血龙灵女王这么说,残血阳盯着女王看的那双眼睛立刻爆发出血红色的光芒,强大的威压从他身上铺天盖地的朝着血龙灵女王涌去,使得坐在血龙灵女王身边的亚素娜不自觉地携带着椅子飘到左边近两米处。强大的威压之下,血龙灵女王依旧面不改色,反而对着残血阳微微一笑。看到血龙灵女王的微笑,残血阳顿时散去所有威压,淡淡的说道:“女王果然厉害,好,我就在这个城市呆上三个月,看看会不会有所获,我先带恶血魔灵走了。”“好。”血龙灵女王站起身子,走到冷月身边,一把抓起冷月的手铐,将冷月押到残血阳身边并交给残血阳,然后对着观众高声宣布:“第一届血龙灵武斗大会到此结束,胜利者为‘残阳如血’残血阳,他将获得成为恶血魔灵主人三个月的奖励,三个月后,我们将举办第二届武斗大会,届时大家继续努力,希望下一个恶血魔灵的主人会是你,好,现在大家开始散开。”从血龙灵女王手中接过铐着冷月的手铐,残血阳带着冷月径自离去,然后到城堡中的一家旅馆休息。小旅馆的二楼的一间头等房间的门口,残血阳带着冷月走了进去,然后将带他们来的旅馆老板赶走。对于赢得了这次武斗比赛的残血阳,不大的小城堡中已经是人人尽晓,所以旅馆老板对他的伺候丝毫不敢怠慢,马上腾出头等房间让其居住。残血阳坐到桌子边,径自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然后对冷月说道:“坐,要不要先喝杯茶再谈正事,这种茶叫红荧露,口感非常香醇。”见残血阳叫坐,冷月立刻不客气的在桌子边坐下,当听到残血阳说谈正事之后,立刻大喜的说道:“我从不吃东西,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残血阳刚刚讲话用的是做交易的口气,并没有将冷月当奴隶看,因此冷月料定他一定会和自己做交易,不管是权利或宝物,冷月暗自打定只要残血阳提出来,他都答应,等解开禁锢之后,做与不做那就完全就是他说了算,如果到时候残血阳这个家伙再罗嗦,那杀人灭口也是个不错的办法。“好,爽快,我先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恶血魔灵?”残血阳问,在来旅馆的路上,他就暗暗查探过冷月的气息,但并未在冷月身上感觉到高等死灵应该具有的血能,像他这种高等血龙灵,对血能是非常敏感的。“是,我被禁锢了,所以你感觉不到我的血能。”对于残血阳的查探,冷月当然明白,所以加以解说。以目前的状况来说,残血阳是他的主人,他自己又没有多少能力,光扛着这几千斤重的玛考铁镣铐就让他花尽了所有力气,所以残血阳查探他身体,冷月并未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好,那我就直说了,你的禁锢,有没有解开的希望?”残血阳问,他心中自然有他自己的计算,他准备让冷月先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然后再请他传给自己修炼功法,相信这种先施恩后图报的举动,在高傲的高等死灵面前应该很管用。根据他计算,高等死灵,应该不至于拿一套修炼功法当宝贝般珍藏,如果对他们好,相信他们也不会对自己有害,相反的,如果侮辱了他们高傲的心,相信他们就算死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得到想要的东西。“哦,为什么帮我?”尽管心里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但冷月依旧怕这个家伙是血龙灵女王派来的,目的是诱惑出他在仙甲被毁的情况下,有没有变身的能力,所以加以细问。

  日前,甘肃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完善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二级市场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完善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机制、出租管理、抵押机制等,搭建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交易平台。

,,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