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阵若隐若现之后

一看到自己种族的女王被捉,那些女王的狂热份子愤怒了,纷纷张开进化成战斗形态后的血盆大口,一道道龙焰仿佛不要钱似的狂喷而出。她们也知道,对于冷月这种恶血魔灵,运用她们最强的血能攻击,就算喷尽所有血能,最多只能给他塞一下牙缝、微微小补一下而已,想伤害他一根寒毛都不可能。“白痴。”冷月轻轻的呢喃,不过话语虽轻,但依旧原滋原味的传到在场所有血龙灵的耳朵里,这是冷月故意让她们听到,所以运用上天罗血煞所造成的效果。冷月骂完之后,还保持着抛飞血龙灵女王时候的姿势的手轻轻一扬,一道血红色,外围围绕着七彩光晕的天罗血煞罩罩住了自己和残血阳,以及正被残血阳抱在怀里的血龙灵女王亚丽丝。紧接着,冷月身周环绕着的犹如星系一般的血梵神棺,顿时消散成一颗颗流星,流星在飞行的途中慢慢分裂,化为多颗继续向前飞去,撞进血龙灵群中每两颗前后夹住一个血龙灵,在一阵星光闪烁过后,每个战斗形态的血龙灵,都丧失了战斗的形态,回复成一个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挺养眼的,是不是?我的后裔,如果你要,我可以把这些补品都赏给你充当后宫。”冷月邪邪的笑着问残血阳,虽然问的是残血阳,但眼光却瞟在亚素娜的那张原本艳美,但现在却显得有点凄凉的脸蛋上。“不,不用了,这些补品,您自己享用吧,我一个就够了。”残血阳当然明白冷月只是说说而已,于是立刻拒绝道。“要杀就杀,我们女血龙灵都是有尊严的。”见冷月盯着自己,亚素娜也知道冷月是在激自己,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让冷月看笑话的。至于为什么说女血龙灵,因为他男血龙灵在血龙灵族中,地位一直很低,更何况她身边就有一个叛徒男血龙灵。“哈……”冷月张大嘴巴,重重的一口气呵在亚素娜的脸蛋上,然后以牙齿摩擦亚素娜那翘挺的鼻子,之后举手抬起她的身体反复盯着她赤裸的身躯。“真想不到,你们最粗大的血管居然在胸口,不仔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呢?”一手抓着亚素娜的脖子,冷月探出另一只手的食指,指甲微微一按,长长的指甲立刻深深扎进亚素娜的胸口血管,樱红色的血液立刻印红了亚素娜雪白的丰胸。冷月伸出舌头,然后在亚素娜的胸口一舔,将流出的血液舔入口中,陶醉的说道:“很不错,美味又营养,真的很不错,放心,亚素娜,我不会杀你的,因为我也要侮辱你啊,你那么折磨我,杀了你太便宜你了,至于你的族人嘛,嘿嘿,你们看着。”说到这里,冷月一把抛开亚素娜,指甲在拔出亚素娜的血管之时便禁锢了亚素娜的伤口,避免让她因过度失血而死掉,之后双手连掐印决,浮在冷月脚下的那颗血汇石立刻飘到上空,而抵制着漂浮在空中的女血龙灵的流星立刻深深的扎进女血龙灵的胸口,瞬间,涓涓血流立刻从每个女血龙灵的胸口喷出,往高空的血汇石飞去,环绕在血汇石的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血球。“恶魔。”被冷月抛飞到一旁,亚素娜咬牙切齿的说道,其声音中蕴含的仇恨,让冷月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好人,既然知道我是恶魔,那为什么当初还这样狠狠的操我,这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我,哼,愚昧的种族,做事也不考虑后果,现在后悔也没用,今天,除了你们几个之外,你们血龙灵族所有族民都得死,血梵神棺……散。”冷月吼着,双手连掐几个印决,血梵神棺那抵制着女血龙灵尸体的流星立刻散开,分裂成无数的小流星,往地下龙城里钻去,将所有的血龙灵都拖到空中。在刚刚将环绕在身边的血梵神棺形成的星系分裂出一部份之后,冷月似乎领悟到现在变成这样的血梵神棺的部份功能,而分裂出这些宝石,就是其中的一个功能。冷月决定,等办完这些事之后,他一定找个好点的地方,努力修炼一下血梵神棺,现在这样的血梵神棺,似乎有着许多的用处在等着他去发掘。冷月再接着连掐几个印决,口中大喝一声“爆”。由血梵神棺上的宝石而化成的流星顿时在每个血龙灵的胸口处爆开,在每个血龙灵的胸口的血管上炸出一个不大孔洞,鲜红的血液立刻从这个孔洞中射出,被吸收到天空中的血汇石上去,很快的,血汇石旁边就汇聚成一个小小的血池。“恶魔。”亚素娜再次悲痛的哽咽出声,而被残血阳抓着的血龙灵女王虽然未喊什么,但脸蛋上尽是悲痛的眼泪。“我是不是太残忍了?”看着亚素娜和血龙灵女王的悲痛情形,冷月扪心自问,不过转念间就否定了,如果换成现在被斩杀的是他自己,那她们恐怕会说自己死得活该,什么恶血魔灵本就该死之类的话吧,既然这样,那她们现在死掉也是活该,现在自己是强者,一切自己说了算,弱者算什么。“恶魔!”冷月飞到亚素娜身边,伸出食指拖起亚素娜那流着泪的脸蛋,冷冷的说道:“你说我是恶魔,那不知你是否知道,在亚昆大陆上,那些被你率领的强盗们杀害的镇民,那些死在你龙焰下的剑士,也是称呼你为恶魔的啊,如果站到他们的角度去,相信他们会说我就是上帝,我就是天使,我就是救了他们的恩人,我就是消灭恶魔的正义勇者吧?”被冷月这么一说,亚素娜顿时无言,的确,她在亚昆大陆玩强盗游戏之时,那些死在她龙焰下的剑士,那些被她烧了房子的镇民,都管她叫恶魔,叫魔兽,可是当时她听到这些话语之时,只是轻蔑的笑了笑而已,当时她认为:弱者,本就没有生存权利,本就是强者的玩物而已,本就该死。那现在,冷月对她们,和她当初对那些人类,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啊。看着亚素娜急剧转变的脸色,冷月邪笑着问:“知道错了吧,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不过错了也没机会改正了, 澳门网上娱乐在线游戏网站哼, 澳门网上真人游戏开户如果不是你屠杀那些小镇,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真人官网将我捉到这里,相信你们这些家伙也不会死了,在你们比我强的时候,我有说过什么吗?我没有,我任你们摆布,任你们玩弄,我都记在心里,我等的就是今天,哈哈哈哈……”冷月说完对着浮现在空中的血池一阵狂笑,这一刻,他真的太惬意、太爽了。大概是对于自己以前做过的事的忏悔,又或是对于自己惹来灭族之祸,让族民都死掉的内疚,又或是对冷月接下来对她的报复的恐惧,亚素娜张开嘴,牙齿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舌头咬了下去,准备嚼舌自尽。见亚素娜张开嘴,伸出舌头准备嚼舌自尽,冷月迅捷无比的出手,一下子按住了亚素娜的嘴巴,让她嚼不下去,然后冷冷的说道:“愧疚了,想自杀?我是不会让你自杀成功的,如果感觉到惭愧,感觉到内疚,那就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接受我对你的报复,当然,你要自杀也没关系,对于玩弄灵魂,我相信我还是有一套的,绝对让你更难受。”亚素娜盯着冷月,恨恨的说不出话来,她准备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将来找冷月报仇,族民都被冷月干掉,她的确不能够自杀,就算要自杀也是报了仇之后再自杀。放开亚素娜,冷月挥手禁制了她身周的空间,让她动弹不得,然后掐动法决,催动化成龙形光带和凤形光带的两条天邢锁,将散落在空中的流星收拢过来,以血汇石为中心重新汇聚成一个星系状的法宝。而血汇石旁边的那个血池,随着流星的汇聚,逐渐慢慢的淡化,一阵若隐若现之后,消失在血梵神棺中。在亚素娜和血龙灵女王眼里,龙形光带和凤形光带在满天流星的星空中飞舞,将四散的流星粘在自己身边,然后朝着那颗吸收了血龙灵的血液的石头飞去,顷刻间便重新合成原来的星系,这情形,让她们看得呆了,那是只有龙灵仙这样的修为才能够运用的手段和法宝啊。抬手对着血梵神棺一招,将血梵神棺收拢过来之后,冷月对着残血阳说道:“你有没有心理准备,我准备就现在给你初拥,等会我还有事。”“有,有准备,我早就准备好了。”残血阳兴奋得连连叫道,恶血魔灵的初拥,那可不是随便什么生物都能够得到的,现在就摆在他的面前了,叫他如何能够不兴奋。“过来。”冷月叫道。残血阳马上丢掉被他抱着玩弄的血龙灵女王,一下子跑到冷月的身边,兴奋的他根本就没发现,冷月在他的身下布置了一道禁制,要不然凭他未变成战斗形态的身体,不掉到下面去才怪。在耗光血能之时,掺血阳就变回了人形。磨了磨牙齿,冷月对着残血阳的脖子咬了下去,在差不多吸光他的血液之后,行业资讯割破自己的手指,弹了一滴血液到他的口中。正统的初拥,一般都是让下一代狂喝自己的血液到一定的量,但残血阳本身就有着和死灵族差不多的体质,所以冷月滴上一滴,让这滴血液同化掉残血阳的体内所残留的血液就行了。被冷月吸掉血液,又吸收了一滴冷月的血液,残血阳浑身抽搐几下,之后昏死过去,这是成为死灵的必经过程,血龙灵的肉身死亡,转变成全新的死灵身体。也就是说,从冷月的血液同化掉残血阳的血液的同时,残血阳就失去了变身成为血龙灵的能力。随手一丢,冷月将残血阳丢进血梵神棺中的空间,刚刚冷月神识查探了一下他的身体,估计他大概要五六天时间才能够醒来,为了避免带个男人,所以扔进血梵神棺省事。将残血阳丢进血梵神棺之后,冷月收敛心神,将神识探出去,他准备离开地下城了,但那条储蓄腰带里面装着不少修真的用品,前几个月被那个血龙灵的婊子拿走,现在得拿回来才行,更何况那个血龙灵的婊子,属于血龙灵女王的狂热份子,刚刚应该死在血梵神棺化成的星空之下了。好一会,冷月的神识终于发现了储蓄腰带,伸手凌空一抓,储蓄腰带顿时被抓到他的手中,这是冷月自己研究出的手法,既然人可以瞬间移动,那籍着人力,物品也应该能够瞬间移动,事实证明冷月也做到了。将储蓄腰带系到腰上,冷月从腰带中拿出几件蓝雨芸馨为他缝制和修炼的衣服,天罗血煞透身而出,将套在身上那表示他是奖品,早已经残破不堪的丝绸短炮化为灰烬,然后穿上那银色的裤子。因为背后长了对翅膀,而蓝雨芸馨给他的衣服,是给修真的冷月,所以上衣并没有翅膀的孔洞,因此上身就不穿了。看了看亚素娜和血龙灵女王亚丽丝,冷月一手一个,也将她们禁锢住扔到血梵神棺的空间中,之后将血梵神棺收入体内,锁定一个点,瞬间移动出去。红光一闪,冷月瞬间移动到一个山峰之上,站在峰顶之颠。然后神识再次探出去,“刷”的一下移动到另一座山峰,仔细查看了一下四周,不过并没有发现这是哪里,无奈之下神识继续大范围搜索,准备回他和紫眸一起隐居的山峰。大概有几个月没见到紫眸了吧,冷月还挺想念她的。这个星球无论气候、地理等等,都相差不大,再加上冷月并非这个大陆的土长人士,很多地方都不清楚,因此很难以各地建筑确定自己的方位,在连续几次瞬间移动和神识大范围搜索之后,冷月总算找到了位于特拉马特峰的隐居地。“刷”的一下,冷月瞬间移动到岩洞口,四处张望一下之后,便探着头向内走去。不过,迎接他的却是一把银鱼状飞剑的,化成一道银光照面射来。伸出两指,冷月一把夹住那把化成流光的飞剑,然后叫道:“小紫眸,师尊回来你就这么欢迎啊,我原本还以为有个热烈的拥抱呢?”虽然冷月的外貌改变了许多,但声音依旧还是没变的,紫眸和冷月又是十年的相处,对于冷月的语气熟得不能再熟,当听到冷月的话语,再仔细确认了一下之后,紫眸便猛的飞扑进冷月的怀里。“小紫眸,最近过得怎么样?”冷月慈爱地拍拍紫眸的头,微笑着说道。“师尊去了那么久才回来,都已经四个月了,师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样子,好可怕!”在冷月的怀中抱怨完后,紫眸抬起头问冷月,刚刚冷月跨入洞中,就凭着冷月背后巨大的恶魔型翅膀,紫眸毫不犹豫就将冷月列入了坏蛋行列。“当初师尊跟你说师尊被禁制了,现在师尊已经解开禁制啦,小紫眸,我们可以回家了。”冷月笑呵呵的将紫眸抱起,瞬间移动到岩洞外的岩石上坐下。“啊,这是什么,一下子……一下子就到这里了。”紫眸在冷月的怀中,惊讶得张大小嘴,差点合不上去。“瞬间移动,只要你修到分神期,你也能够办到,短距离内,一下就可以到达目的地,所以你要加油修炼哦。”冷月笑呵呵的说道,看到紫眸天真的神情,冷月的心情顿时开心了大半。“师尊,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家,紫眸好想看到大师姑和二师姑。”歪着头,紫眸同样开心的看着冷月。“现在不行,紫眸,答应师尊一件事,这件事千万不要说出去。”冷月收起慈爱的笑容盯着紫眸,严肃的说道。“什么呢?”紫眸惊讶的问,他很少看到冷月露出严肃的表情。“师尊这个身体表示的种族,是我们那个世界的禁忌的种族,因为和我这个身体一样的种族,他们杀了好多好多的人,所以他们被所以人讨厌,师尊也是这个种族,所以怕被你大师姑和二师姑讨厌,不敢露出来,她们都不知道我还有着这个形态的,小紫眸,你可千万不能说哦,如果说了,师尊有可能会死掉的。”冷月叮嘱道,如果将来紫眸不小心说出来,那他真的死翘翘了,所以现在把事态说严重点,让小女孩子有够深的印象才行。“恩。”紫眸重重的点点头,这关系着师尊的小命,那可就严重了,因此紫眸决定以后绝对不会说出去,“师尊,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能回去呢?”这个山洞,紫眸有点厌烦了,所以抓住任何可以离开的机会,想快点离开这个山洞。“师尊还有事要办,而且身体里的禁制还没有完全除掉,所以现在还不能离开,紫眸,让师尊看看你额头上的烙印好不好?”冷月扳正紫眸的脸蛋,右手按在额头的烙印上,一道天罗血煞,很柔和的钻了进去。不过,很奇怪,冷月的天罗血煞钻进紫眸额头的烙印,并没有一点奇异的感觉,紫眸额头上的烙印,就仿佛是一个胎记一般,平常得不能再平常。而当冷月的天罗血煞准备撤离之后,在收回之时却受到了一点阻碍,但一下子就这层阻碍又消失无踪影,任凭冷月再怎么查探都查探不到。“邪门了。”冷月喃喃道,但他也知道自己对于修真的知识,知道得并不是很多,见识也并不是很高,所以猜测不出这是什么原因,或许真的是什么诅咒也说不定,还是等回去,让蓝雨芸馨查查看,以她修炼八千多年的见识,应该会清楚。“师尊,怎么啦?”听冷月说邪门,紫眸担心的问道。“没什么,只是师尊查不出而已,等回去以后,让你的师姑查查,她见多识广,应该会知道。”冷月笑着安慰紫眸。“恩。”见冷月说没事,紫眸开心的点点头。“小紫眸,师尊得再出去办点事,等回来的时候再和你一起回家好不好。”冷月笑着说道,那日小镇外自己被亚素娜这婊子抓走,也不知道那对思灵双胞胎怎么样,再怎么说,他们一家也算帮了自己不少忙,帮他们报仇也是应该的,更何况那对现在死灵状态的自己来说,根本就是顺手之劳、小菜一碟而已。“才刚刚回来,又要走呀,不走好不好?师尊。”紫眸摇着冷月的手臂,一脸的不舍。“早点办完才可以早点回家嘛,师尊答应你,会常常回来看你的,好不好?”冷月刮了一下紫眸的鼻子,笑呵呵的说道。“不要嘛,你上次出去也说会常常回来看我,可是一去就是四个多月,回来后样子还变得这么可怕。”紫眸努努嘴,不依的拉着冷月。“紫眸乖乖,师尊是去办正事的,有一对兄妹现在也和你以前一样,一直被别人欺负,所以师尊要去帮助他们。”对于被他宠爱的紫眸,冷月不忍心她太伤心,所以只好一直哄着他。“那师尊要怎么帮助他们呢?”一听到一对兄妹像她以前一样被人欺负,紫眸立刻心软了,“师尊,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呀?紫眸也想帮助她们。”“不行。”紫眸这回可算把冷月给吓了一跳,他这回准备将亚素娜这个臭婊子给卖掉妓院去,要是紫眸跟上,看他的恶劣行为,想必对他的印象一定会差到不知哪里去。“为什么,紫眸也想帮助人。”见冷月不肯,紫眸又开始摇冷月的手臂撒娇,在山上困了这么久,她真的好想出去玩。“小紫眸,你的功力不行,你和师尊一起去,会很危险的,到时候师尊要是照顾不到你,那可就麻烦了,小紫眸,所以你要好好修炼,这样才能够帮上师尊,不贪玩,好吗?”没办法,冷月只有一个劲的哄着紫眸。“哦。”紫眸哭丧着脸答应道,为了不拖累师尊,她只能不去了。

  10日,昆明市云上2020年中国品牌日地方特色活动正式启动。与往年相比,今年活动的最大的亮点是全程“云”上直播,市民通过“云”端即可了解昆明知名品牌建设情况,领略“云品”魅力。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27日电(王禹)东京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关于这场体育盛会的相关进程也瞬间停滞。原本于26日开启的火炬传递暂停、东京街头的倒计时电子钟被替换,一同被迫暂时搁浅的还有11000名甚至更多运动员的梦想。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